心有北事

这不是一座森林,这是一个孤岛 —《重庆森林》

第一次看王家卫的电影,其实一直也有听说他的各种电影,只是一直没有去看。《重庆森林》应该是他唯一一部文艺爱情电影?

电影名字叫《重庆森林》,本来以为电影是在重庆发生的故事,结果只是香港的重庆大厦中两个男警察的爱情故事。他们分别失恋,又在忘记上一段恋情的路上找回爱情。森林形容形形色色的孤独灵魂,一座大厦里的小人物却看到了整个年代人群的孤独。

国内现在有很多文艺爱情电影,尽管大家的剧情设置大致相似,却有着两极化的口碑。一部电影成功的原因有很多,在剧情相似的情况下,怎么才能跳脱出来。《重庆森林》相比起现在的所谓的文艺爱情电影就显得尊重时代的潮流。那时候的香港正是快速发展时期,重庆大楼里充满外国人的市场,年轻人开始追求自我,还有地下交易,不能见光的世界。而现在的文艺爱情片天跳脱了现实,觉得荧幕中的人做作,人们感受不到同感。

介绍说的是王家卫就在重庆大厦长大的,他在电影中将重庆大楼的各个生活人涉及到了。黑与白,黑夜里是注定无疾而终擦肩而过的爱情,白天是摇摆不定相互吸引的暧昧。

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任何东西上都有了一个日期。沙丁鱼会过期,罐头会过期,就连保鲜纸都会过期,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……”

黑夜中的223和被爱情伤害的女人,两个寂寞的灵魂
,在酒吧相遇。随后两人到了酒店,223为女她脱去了高跟鞋,温柔细致的举动,感动了一个孤独的灵魂。所以她送还这份温暖,向223说了一句生日快乐。至此,这段故事这段爱情结束。

一个人哭你只需要给他一包纸巾。
可是一间房子哭,你可要多做很多功夫。

白天的店员阿菲一眼就爱上警察663。在意外得到663家中的钥匙之后,便经常“做梦”去他家。阿菲渐渐将663家中的生活用品偷换,可是处于感情低潮的663因为失恋,对周围的事物失去感知,家中换了一个样全然不知。在与阿菲的相处之后,他开始摆脱失恋的阴影。最后663发现这件事之后并没有责骂她,约她去酒吧加州。他们这段故事中一直有着california(加州)这段旋律,阿菲因为下雨提前到了酒吧,却很想知道另一个加州是否阳光明媚。一年后,在初遇的地方两个人相遇了,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没有看过王家卫的其它电影,估计这段时间我会补相关的电影,他的拍摄手法是否一向如此,总是透过门、窗、镜子或者缝隙去看一个人的行为,这种角度很真实,有一种你是在旁边观望这场爱情,并不是把男女主角变成自己。

不知道那个年代的香港电影是否还在流行用胶片拍摄,《重庆森林》整片的胶片感把重庆大厦的昏暗感呈现出来了。深夜的酒吧,杂闹的菜市场,所有人过着并不精致的生活,就像胶片永远呈现出强对比度的画面。

胶片特有的颗粒感质感的画面配上时而迷幻时而蓝调的音乐,让人都有深陷这两个故事中的感觉。开场紧促而又刺耳的音乐伴随着林青霞的奔跑响起,电影结尾时用王菲的一曲梦中人而结束。

这部电影也让我重新认识了王菲,以前不懂得她为什么会成为歌后,听了电影中的插曲,确实很有味道。但是近几年为那些青春疼痛电影唱的主题曲,我仍旧欣赏不来。电影中王菲利落的短发,和她随意追求自由的性格一样,她喜欢做梦,而且她也要追随她的梦。穿插在阿菲故事的其中一首歌曲也映衬了她:《梦中人》。

或许也在告诉观众,这个两个故事只会出现在梦中。

寂寞频率。夜晚总有苦闷需要发送。

胶片。
回家路上,施工场地,探出身子的野草。

生命之形 — 读《神之病历》有感

医院楼顶的“24小时365天”代表着什么?命运无常,百年之后全部归于尘土,人生还有启程的必要么?

栗原一止,本庄医院的内科大夫。开场便是略带古风的台词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经常不知所云,却让安昙女士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。被大学医院拒绝治疗之后回到了本庄医院。让安昙女士走完了丈夫去世后的30年里最不孤独的时刻。

那么医疗的意义是什么?是用最先进的科技拯救病人,还是让每一个孤独的生命温暖地走完人生。怎么样的医生更加伟大?是治疗一个对尖端医疗技术发展有意义的病患,还是在同一时间里治愈了几个孤独的个体?生命是什么样子的?是一生中时刻追求着人生的“意义”,还是站在死亡面前却没有一丝求生的欲望?

“大学医院不是为安昙女士这样的人看病的地方。”这是安昙女士被大学医院告知拒绝治疗的时候所听到的话。为什么?大学医院是为了尖端医疗而存在的地方,也许这里技术比病人本身更重要。但无法否定大学医院的存在,因为有些人就是依靠这种医疗体系才得以重获生命。世上的事都非尽善尽美,守得本分,便都是好的。可安昙女士的生命,也如枯叶般埋在泥土中被遗忘了。幸好还有栗原一止这样的医生,安昙女士的癌症虽然已无法治愈,但还能重新感受人世间的微风。

往后栗原一止才明白人都有适合干和不适合干的。医生也有太多无能为力的地方。对于逃离不了的死亡,医生的技术已发挥不了作用,只能祈祷神的恩赐的生命,作为医生的自己又能做什么呢?拯救病人的,不是人的技术,而是人的心。即使医生让脉搏恢复跳动,而生命之花已落败的病人,只不过是一个靠着冰冷的传输液维持心脏输血的机器。所以当栗原一止收到了安昙女士从天堂来的信,应该就决定了,即使留在本庄医院没有前途,24小时365天随时待命,连夫妻结婚纪念日也错过,每天还要照看爱酗酒又不听话的病人们,但是这是栗原一止作为医生,所适合做的事。因为他并不讨厌去买糕点给患者,他是会为病人的离世而哭泣的医者。更何况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有难喝的砂山牌特制咖啡,而且这是一个不喜欢人多的医生。

栗原一止是一个“怪人”,他所居住的御岳庄,也都是奇怪的人。

人生终别离,御岳庄的大家都有着这种想法。他们像是在御岳庄混混噩噩地过着日子,其实不然,大家都是在为日后的旅程沉淀。栗原的病患,榛名的摄影,男爵的画布,学士的书籍。御岳庄的每个人看似凡世弃子,避世般居住在御岳庄中,可是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地活下去。但人生总是在不停向前航行的,聚散无常,车站总会有到的一天,人总要下车。所以终有一日,会离别。花に嵐のたとえもあるさ、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(花发多风雨,人生总别离)。

离别之日到来,男爵与榛名为了鼓舞学士,连夜画下这满屋的启程之樱,满纸樱花从书中跃然飘散,学士带着五年的悔悟重新启程。御岳庄的所有人,无不为之动容。不舍,悲戚,怜惜,涌上心头。

想起了栗原一止对初见还未改姓为栗原榛名的片岛榛名说:不要紧的,没有不停的雨。对陌生人说下了这么一句意味不明或者说是意味深长的话。而现在为了鼓舞学士所说的:做学问,重要的是气概而不是学历,是热情而不是方法。至少能让学士耷拉着的肩膀找回些自信。记忆如此累积,生活中的细枝末节,慢慢延伸。离别之时,飞舞的樱花好似记忆涌动,盘旋在御岳庄。最终背影消失在车中,车消失在雪中。

人躲不过的是命运,所谓启程也许是重新出发,也许是肯定了自我,坚定地走下去而已。

深志神社的红灯笼,松本城的月亮,初秋的河童桥,文明堂的糕点,无声的祈祷,每个地方承载的思念,如樱花沉寂在河流沿岸。

微博:sakushoyan
ins:thenorth0815
简书:心有北事

胶片摄影。
落日余晖,红的发烫。

火车往事

想起之前去火车站,因为我是小县城的人,很多时候我读大学去学校都是坐大巴。那天是因为毕业学校的各项事宜,来不及赶最后一趟大巴,只能坐动车,所以下了班便带上行李箱,老爸开着车带我穿街走巷。

开了将近40分钟,停车场下车后,有很多回忆涌动。

我觉得我好像有2年没有来火车站了。即使出远门要么就是在学校出发,或者坐大巴更方便,亦或是坐飞机,对于这个火车站却是十分地陌生。

每一步,踩下去都是往日的回忆,那确是唯一一次,我踏着落日夕阳,在路上疾走。将回忆匆匆浏览。

上一次来火车站,好像还是去厦门的时候。我刚上大一,那一年暑假,在学车的间隙和我姐的同事们一起去厦门。

那时候没有工作的我,还有刚入社会的姐姐们,为了省钱,坐着动车去的厦门。七个小时,却是我人生第一趟远程流浪。那时候我没有单反,没能记录那一次远行,虽然最后也没觉得厦门有多好玩,但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里程碑。

在往前便只有我姐带我去杭州游玩的记忆。一大早的我们来到火车站,我看着周围陌生并且新奇的事物,觉得出门是放开了玩的,我对着我姐嚷嚷,我想吃肯德基,可我姐却臭着脸说,很贵的!随便吃吃就好了。

随后我们吃了一碗馄饨。便匆匆上路了。

而那天,因为回学校路上匆忙,没有吃晚饭。

多年以后,我带着我爸,找吃的店。

火车站前不知在建造什么楼房,将远处视线遮挡,我凭着记忆,最终走到了肯德基。那天才意识到我姐说的贵是什么意思,比平时吃的要贵上一倍。可彼时的我已经开始赚钱,虽然觉得有点亏,但为了安抚已经挨饿的肚子,也还是买下了。

吃在嘴里,满满的回忆。